江清酒生

我小心眼儿的时候堂客在喊轻点儿

[择存][肖白] 秘密(上)

不长。但墨迹。

不知道这么久了还有没有人看,但我可是赴约写出来了。

就当我自我慰寥也好,祭奠死去的方天择和万适存也罢,至少他们在我眼里已经死了,哦,或者说是永存了。

小学生文笔,求喷。

           

     方天择有个秘密,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
   
     其实也不算做是秘密,只是在他漫长的整个童年里,他找不到一个人倾诉,无人知晓,他便把它看做一个珍贵的秘密,也或许,只是他的漫长岁月里一种无聊的自我安慰而已。

     直到他避开家仆第一次翻出高墙,直到他不顾所有人的感受第一次跑了好远。
 
     他从没有这么累过,可他也从未如此快活。

     直到他走进一片深邃无边的黑暗,天地万物被黑夜吞噬,他好像走进了远山,群山回响,他从未这么怕过,他只能叫出了自己的分身,可又只能陪他一起低低的哭。

     直到一个声音在头上响起,清澈的有如银铃“你们哭什么?”
 
     他暂且分不出那一声是男声或是女声,他也不知道那是从何而来,他只感觉到那个声音宛如一簇焰火,瞬间便笼罩了他的全身。

     他忘了平日里母亲教他的规矩,只是哇的一声便一下子窜到了那人身上,那人似是也没料到他的举动,被压的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稳住自己后,将双臂慢慢的环上了方天择的腰,“你……”他轻轻拍了拍,“别哭了。”
 
     那人皱了皱眉,应是从未有人离他这么近过。

     方天择这才慢腾腾的从那人身上下来,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失了分寸,“对……对不起。”他窘迫的不知如何是好,低头吸着鼻子,一副滑稽模样。
 
   “你那个朋友呢?”眼前的人看他低着头,便蹲下来看他,他仰着头,在黑暗里摸索着他的眼睛。

     然后两人双目相对,方天择终于对上了他的眼睛。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样的眼睛,只觉得在黑暗中好像亮过他此生看过的所有的星星,可他这此生又好像太短,生怕把人给形容粗鄙了,那人的眼睛琥珀一般闪着光,晶莹的让人不忍看他眨眼,仿佛眨了眨眼,里面的整片湖泊山河就碎了。
 
     方天择盯了半天没说一句话,等那人似是有些不耐烦了,他却笑了出来“你的眼睛真好看。”

     那人被猝不及防的听了这种话,也有些不知所措,他瞪着那双好看的眼睛,看着方天择,好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

     方天择只盯着那个人圆圆的眼睛,似是在考虑着什么,两个人沉默了半晌,他才又开口,“这里没有别人,只有我,我迷路了。”
 
   “只有你一个人?”黑暗里的好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难道……”他疑惑的顿了顿,可下一秒,又恍然大悟般的拉长了音“啊……你是双子座!”他的声音里充满着得到正确答案的满意和轻轻的得意,然后拉起方天择的手,“既然迷路了,天也这么黑了,你就去我家吧,我家离这不远的。”
 
    黑暗里的眼睛亮进人的心里,晶莹的好像盈满了星河,方天择只觉得整片山谷都亮了,他点了点头,然后意识到那人好像看不到,又紧忙的应答了一声,“那个……我叫方天择,你叫什么啊?”

    他看到那个人顿了顿,脸上露出了些许诧异,不过下一秒便被抹平了,那人点了点头,然后拉起他的手。

    他被那人牵着,跌跌撞撞的在这山川河谷中穿行,茫茫远山中,只感觉到那人来自手掌的温度,和他小小的背影,方天择突然就温热了双眼。
 
   “那……你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啊?”方天择看那人又没有回答,便又自顾自的说,“你话怎么这么少啊,你肯定是个女孩子。”方天择在心里想,只有女孩子眼睛会这么好看,声音会那么好听吧。
 
   “你才是女孩子……”那人在前面闷闷的开口,“你话怎么这么多啊,一会把狼都引来了。”

      方天择听见对方的话,下意识的握紧了前面人的手,“啊?”他悄悄的问了一句,“还有狼啊,他们长什么样子,我倒真想看看呢,你见过么?”
 
    “狼很可怕的,”前面的少年故意发出凶狠的声音,奈何声音里无论如何都透着小孩子的奶气,竟也怎么都凶狠不起来,反倒添了几分可爱。
 
       方天择忍不住在后面偷笑,却被前面的人一个眼神憋了回去。
 
     “可是狼都怕我,”少年再次开口,声音里满是盛不下的得意,“每次我一出现,狼就都跑了。”

     “怎么可能呢?”方天择凑到那人的旁边,故意用食指戳了戳他的脸,“你这么可爱,能吓到谁啊。”
 
      那人似是被惹得有些恼了,他使劲的摇晃自己的胳膊,想甩开方天择的手,可他越甩,那只手却握的他越紧,甩到他最后胳膊发酸,他也没能甩开那只手。

      少年气急,直接停下来转过身抬起手臂对着他大喊,“你有本事永远也别放开啊!”

      方天择却忙的跑到少年面前,一把捂住他的嘴,凑到他耳边小声的说,“嘘,一会狼就要来啦。”
 
     少年被堵的说不出话,也不再挣扎,转身便走,方天择被他拖着,一路笑脸。
 
     终于走到了一间工厂面前,少年停下来,转身对着方天择,“这就是我家。”
 
   “啊?”方天择捂着嘴叫了出来,“你家……”
 
     面前的少年看方天择这样的反应,不由得有些无可奈何,“是啊,就是这样,很破……”“好帅啊!!”方天择早就忘了听对方的话,他兴奋的甩开对方的手,然后又拉起来,拖着这间房子的主人进行了绕房一周的旅行。
 
   “哇!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酷的房子!住在这里一定超酷!”不经世事的少年眼里满是欣喜与崇拜,他看着对方的眼睛,将自己的喜悦传递过去。
 
     而那个人也是看着他,眼睛里有轻轻的讶异,不过过了一会就被对面少年的笑冲走了,他也低下头轻轻的抿着嘴笑,是他对除了他妈妈以外的人的第一个笑容。
 
  “那个,那个谁,你带我进去呗。”他突然感觉有人在轻轻摇晃着他的胳膊,语气温柔的像是在同他撒娇。
 
   “好啊。”他拉着他,“不过……”他有些犹豫,“这是我第一次带别人来我家,我不知道我妈妈同不同意。”
 
     他话音刚落,便看到拉着他胳膊的小孩子皱紧了眉头,嘴撅的仿佛要到天上去,眼里满是失望。

     他又无奈的笑了,“你先别着急嘛,我还没说完呢,我妈妈啊,是个特别好的人,她一定会答应的。”
 
     结果又看到那张脸上顿时便开出了花。
 
   “不过就是你要跟我睡一张床了。”他拿出钥匙打开门,潮湿的气味瞬间散开,侵袭了少年的脸。
 
     他又娴熟的打开灯,换了鞋子,把站在门口呆愣着的方天择扯了进来,“发什么呆呢,进来啊。”
 
     方天择环顾着整个房子,或许根本算不上一个房子,客厅和做饭的地方连在一起,或者说这个没有电视没有沙发茶几只有一张大桌子和几个木头椅子的地方根本算不上一个客厅,整个房子基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格局,只是那边有一张床,还有一个楼梯,不知通向哪里。
 
    “上去吧,”他关上门后拉着方天择直接走上楼梯,“上面就是我的房间了。”
 
     方天择忽然有些急躁,或者是有一些紧张,客厅里微弱的灯光下显得一切如此静谧,他听到他的心脏正在没有规律的狂跳。
 
     怎么可能没有规律呢,没有规律可就死啦,他安慰自己,可他也不知道他此刻的焦躁是从何而来,或者说,是一种迫不及待的等待和破土而出的期待。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停了脚步。
 
    “这是你的房间么?”他轻轻的问。
 
    “是啊,”旁边的人回答,他没发现方天择此刻的异样,指了指自己的床,然后回头看着他,“今天晚上你就睡这啦。”少年眉眼弯弯,甜的像蜜一样。
 
     方天择只盯着少年,然后也不由得笑弯了眼,“你房间也好酷呀。”
 
     那人的嘴角弯的更深,“嗯,你现在就在这呆着吧,等我妈妈回来你再下去。”
 
    “你干嘛去?”方天择看着少年要走,忙拉着他的衣角,叫住他。
 
    “妈妈要回来了,我得给她做饭去。”少年看着面前人一脸紧张,转过头去偷偷的笑。
 
     “你还会做饭哪,”方天择惊讶的张开嘴,眼神里满是仰慕“你是不是什么都会啊。”
 
     他终于没忍住噗嗤的笑出声,伸出手像是邀请,“那你跟我一起去么?”
 
     两个小小的身影在暖黄的灯光下映衬着,交错着,仿佛是要叠在一起,融为一体。只是细看才发现,原来是一个少年在急着想蹭到另一个少年的身旁,而另一个少年瞧他笨手笨脚的捣乱,又在笑呵呵的推他。
 
     少年的嬉笑声独一无二,这一晚仿佛是要补全几年间的所有寂寞与孤独,而此后多年,这样的笑,也再无其二,只能每每留到午夜梦回,再细细回想,抱着这仅存的还可以笑的日子,感动到流泪。

     可现在便是现在,现在澄澈如水的少年,也仅留在现在。

     两个人终于焖完了饭,做了两个菜,方天择闻着香味,终于想起来自己一天都没吃饭了。
 
     方天择给自己盛了一大碗饭,直接坐到桌子前狼吞虎咽了起来,哪还记得自己是什么方家继承人方少爷。
 
     吃了一半又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对面的人正盯着他,眼里还有些不明所以的笑意, “本来以为方少爷得多优雅多尊贵呢,想不到跟平常人没什么两样。”
 
     他停了下来。
 
    “你知道……我的身份?”
 
     那人点了点头,“方天择嘛,从我有记忆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你的名字了。”
 
     那人看他一脸呆愣的样子,咧开了嘴角,他凑近方天择,“想不想知道我是谁?”
 
     方天择顿时瞪大了眼睛,“你终于要告诉我啦。”
 
    “秘密。”他狡黠的笑。
 
     门口突然有动静,方天择看着对面的人瞬间从椅子上跳下来,嘴里喊着妈妈跑到门口。
 
     他看到门被打开,外面进来了一个女人。
 
     女人摸了摸少年的头,笑的温柔。
 
     这时候少年似乎对她说了什么,她这才望向饭桌那边。
 
     女人换了鞋走过去,坐到方天择的旁边,一副笑面好不亲切,“孩子,听说你迷路了,那今天就暂时住在阿姨家里吧,明天我让他送你回去。”她指了指乖巧的站在她身旁的少年。
 
   “你叫什么名字呢?”女人又问,她同人说话的时候总是笑脸,语气温柔的宛若春桃,相貌同样似夏花一般美好。
 
     这个阿姨年轻的时候一定超好看,他又偷瞥了一眼旁边的少年,怪不得他长得这么好看。

    “我叫……”“他叫伍匈。”他刚开口,便被人抢了先。“妈,您别问了,他可怕生了,”那人柔柔的说话,像是在撒娇,“咱们快吃饭吧,您一定饿了。”
 
     女人被儿子缠的无奈,只好点了点头,她看了眼还没吃完饭的方天择,“咱们一起吃吧。”

     一顿饭实在是太温馨,方天择看着那人一边笑着同他妈妈说话,一边给她夹菜,他说着这一天发生的有趣的事,说着自己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偷拿了几本书回来,女人笑着轻敲他的头,说着不痛不痒的责怪话,少年撒娇着轻撅着嘴,却又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方天择看着这画面,只觉得熟悉又陌生,他总觉得他的生活也应该是这样,或许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而有人,把本属于他的生活抢走了一般。
 
     他看着虽不相识却如此待他的两个人,他看着给他夹菜像是在给自己孩子夹菜一般的女人,他看着坐在他身旁歪头看着他跟他笑嘻嘻说话的少年,他忽然感到幸运,他从未感到活着原来也可以如此轻松快乐。
  
     晚饭后他主动请缨要求刷碗,只是手刚碰到那水又触电般的缩了回去,虽说是在夏天,可夏天夜晚的冷风,再配上没有温度的冷水,那方家小少爷的嫩手却也碰不得。
 
   “怎么啦?”旁边人一边刷碗一边笑呵呵的调笑他,“不是刚才还抢着要洗碗么?”
 
    “你……你不怕冷么?”方小少爷看着少年微微发红的手,心里有些紧张,还有那么一丝丝的,一丝丝的,心疼,只有那么一丝丝啦,小少爷跟自己说,就是想把他的手从水里捞出来然后握在自己的手里而已啦。
 
    “哈哈哈……”少年突然笑了起来,“你……你说这个冷?哈哈哈……”他突然猛的攥住方天择的手往水里扎。“啊!”方天择吓得跳了起来,却挣不开旁边人的手,他只能瞪大了眼睛看他,“你……你干嘛呀?”
 
    “怎么样?爽么?”方天择只看着那少年笑的弯弯了一对月牙眼,灵动又招人,可爱又狡黠,他也突然觉得不凉了,一点也不凉了。
 
    “爽……”他只能呆呆的看着他,跟着他不自觉的弯了嘴角,然后呆呆的点头。
  
    “噗嗤,”少年又没忍住笑了出来,“你怎么这么呆啊?”他松开抓着方天择手腕的手,继续洗自己的碗,“好了不逗你了,你赶紧洗洗手上去睡觉吧。”
 
    “那你呢?”他实在是不想离开他一步,半步也不想。
 
   “我还差一个碗就洗完了。”
 
   “哦……”他故意拖长了音,“那我等你。”
 
     两个人跟少年的母亲打了招呼,便扑腾扑腾的往楼上跑,闹得楼梯都颤。
 
    “小心点。”女人在楼下看着上面的少年,温柔的提醒,眼里满是欢喜。

     少年探头出来,喊了句“知道了”,便没了影。
 
     两个小孩子争着抢着往床上扑,抢枕头,抢一张被。
 
    “你往那边点,挤死我了。”黑暗里有个声音冒出来。
 
    “那边没地方了,再往那边我就要掉了。”
 
    “哈哈哈哈哈你可掉下去吧,你快!快!”说着顺势往那人身上蹬了蹬。

     “诶你别别别啊啊啊啊。”他一着急一把抱住了旁边的人,死抱着。
 
     “你要勒死我了,别……别抱了……”
 
     他似是察觉到怀里人有一些害羞,于是抱的更紧,“不,省的你要把我踹下去。”
 
    “不……不踹了,真的。”
 
    “那也不行,”他说着在被子下摸索到了他的手,然后握住,“对了,你还说让我永远牵着你的手呢。”

     “我……”少年被他噎的竟有些说不出话来,只能一双又黑又亮的葡萄味黑曜石般的眼睛瞪着他,黑暗里好像发着光,好半天才又挤出一句,“方天择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诶对了,”少年没管他说了什么,自顾自的问,“你为什么跟你妈说我叫那个什么伍……伍匈啊。”
 
     “想知道?”少年又笑了起来,方天择知道,他每次一这么笑,一定是想到了什么鬼主意。

     “嗯。”方天择郑重的点了点头。

     “那……那用你的一个秘密交换吧。”
 
     方天择愣住了,他以为少年会让他撒手或者是离他远点,他没想到是这么简单的要求。不过他又无奈,我早就把我最重要的秘密告诉你啦,他想。

     “好啊,不过,我不想换这个了。”

     “那你想换什么?”
 
    “我想,用我的一个秘密,换你的名字。”他轻轻的说,小心翼翼的,生怕被少年拒绝。
   
      只是少年也没料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愣了愣,接着便点了点头,“好啊,只是要看你的秘密值不值了。”
     
     方天择一听少年答应了,便迫不及待的讲了起来,那是他这个不算漫长却孤独的童年里,仅有的秘密。
 
   “我,我跟你说,但你也不能告诉其他人。”

   “当然,只有我们俩知道。”
 
   “嗯……我,我告诉你,我曾经,徒手……”方天择顿了顿,少年也随着他瞪大了双眼,他凑到少年耳边,用气音轻轻的说,“徒手……徒手摸过老鼠!”
 
     屋子里先是一片沉默,接着是少年猛的爆发出的洪水一般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你说你徒手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徒手摸老鼠?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突然截止,他被方天择捂住了嘴巴。
 
   “呜呜……”他也不气,只是还在弯着眼睛笑的浑身都抖,在方天择手里发出呜呜的声。
 
  “你……你笑什么?”方天择急得脸红,“那可是老鼠啊……老鼠……”
 
   “好……”少年拉开方天择的手,“我不笑了……”却还是在抖,只是强忍着不发出声音。
 
   “那你赶紧告诉我你的名字啊……”
 
   “好……”少年还是一副笑脸,好看的想让人亲一亲,搂在怀里。
 
     他贴紧方天择的耳朵,轻轻的说,“我就说一次,你可要记住了。”
 
    方天择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全身好像都热了起来,他不自觉的抖了抖,声音都紧张的发颤,“嗯。”
 
   “我叫……万适存。”

 
    

     至于伍匈呢,直到多年之后方天择才明白,呵,原来在这么多年前,你早就告诉我一切了。

 
     伍匈,吾兄,我的哥哥,方天择。
 
 
 
 
 
 

 
 
 
 
 
 

 
 

评论(11)

热度(58)